• 苏矜北周时韫全文阅读冷漠总裁不离婚免费看

    时间:2023-01-25 09:11:24作者:乔十一来源:zsy

    小说简介:苏矜北周时韫是作者乔十一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。小说以形式来叙述,大大增加了难度。可想而知,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!那么苏矜北周时韫的结局如何呢,我们继续往下看心寒。她突然想,如果她今天死在这场事故里,是不是连个...

    苏矜北周时韫全文阅读冷漠总裁不离婚免费看

    冷漠总裁不离婚第1章追尾

    23号,乔若星女士,你家属联系到了吗?护士不知道第几遍催促了,乔若星低头看了眼手机,顾景琰的电话依然是无人接听的状态。

    江城北三环高架桥发生连环追尾,一辆公交侧翻坠河,几十名伤者被送就医,家属陆陆续续抵达医院,只有她的家属,迟迟没有联系到。

    事故现场的惨烈犹在眼前,那种恐惧却抵不过此刻的心寒。

    她突然想,如果她今天死在这场事故里,是不是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?乔女士?乔若星回过神,身上斑驳的血迹衬得那张脸白得透明,她声音有几分嘶哑,狼狈却不失涵养,抱歉,他可能有事,我自己签字可以吗?不好意思,如果没有亲属签字的话,建议住院观察,脑震荡可大可小,我们要为您的生命负责。

    乔若星抿起唇,那我再试试。

    她拿着手机出了病房,路过的两个护士推着仪器车经过,她微微侧身让路,听到其中一个人说,你知道十六床是谁吗?谁?姚可欣!大明星!就是前阵子很火的那个剧,《神秘恋人》的女主演!天呐!她伤的严重吗?胳膊擦破点皮,来晚点都愈合了。

    不过人家大明星,靠脸吃饭,自然比我们普通人娇贵,我要长那么好看,恨不得全身上保险!对了,我还看见她男朋友了!就前阵子,跟她一起在湖心别墅被拍那个!乔若星顿住脚步。

    又高又帅,看着装扮,应该挺有钱,最重要的是人家对姚可欣好啊,车祸发生的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,走了医院的VIP通道,全程陪护,你说同样是女人,怎么有的人生来就是人生赢家呢……两人声音渐行渐远,乔若星抓着手机一点点攥紧,指节泛白。

    十六床病房外,顾景琰正在跟姚若欣的经纪人说话,隔得远,其实什么也听不见,但是乔若星莫名就觉得他在就姚可欣车祸的事情兴师问罪。

    她拿出手机,拨了顾景琰的电话。

    顾景琰顿了顿,看了眼手机,原本皱起的眉头,此刻皱得更紧了。

    他接起电话,不耐烦的声音从那头传来,什么事?你在哪儿?乔若星声音沙哑,语气透着脆弱。

    顾景琰却没有察觉,冷淡道,公司。

    顾氏企业还涉足医院吗?顾景琰身形一顿,脸色沉了下来,你跟踪我?乔若星有些想笑,但眼圈却红了几分,他眼底的厌烦让她心口阵阵发紧。

    顾总太看得起我了,她顿了一下,又说,新闻上看到的,有个人挺像你,问问而已。

    顾景琰送给两个字——无聊,随后挂断电话,转身进了病房。

    乔若星自嘲一笑,是挺无聊的,明明什么都看到了,非得打个电话自取其辱。

    乔若星最后是被唐笑笑接走的,如果不是没有可以联系的亲人,她其实不太想麻烦朋友,没有人愿意将自己溃烂的生活展露在人前,嘲笑或者同情,都只会让她难堪。

    顾景琰呢?唐笑笑问。

    在公司吧。

    他是这么说的。

    唐笑笑把着方向盘骂了一声,狗男人,老婆出车祸都不来,赚那么多钱给自己买棺材吗?乔若星调侃,也可能是给我买棺材。

    唐笑笑瞪她,你还有心情开玩笑!你后面有辆车都死人了!是啊,她垂眸,几不可闻地叹息,差点死了呢……唐笑笑有急事,将她送到就匆匆走了。

    乔若星到了家,跟保姆打了招呼就上楼了。

    洗完澡出来,北三环发生的的交通事故已经上了热搜,只不过词条多半都是有关姚若欣的。

    除了官媒在关心这次事故的严重程度,娱乐媒体的侧重点则是姚可欣的这位神秘男友。

    顾景琰的身份媒体不敢纰漏,只是隐晦的提及这人身价不菲,姚可欣的粉丝一边忙着帮正主否认恋情,一边在各大媒体评论区刷屏关心姚若欣的伤势。

    乔若星觉得有些好笑,护士说姚若欣只是轻度擦伤,这些人是不是太小题大做?但是很快,她脸色就难看起来,心脏跟着皱缩:姚可欣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孕检单。

    妊娠六周,六周前正好是他在湖心别墅被拍那天。

    时间对得上。

    乔若星怔怔的看着屏幕,心脏被揉成一团。

    三年婚姻,白纸一张。

    顾景琰娶她之前,就跟姚可欣在一起了,顾老太太看不上姚可欣的身家背景,强制将两人拆散。

    顾景琰心灰意冷,在众多名媛里,挑了一个家世最差的她来反抗家族。

    乔家图顾家的荫蔽,顾景琰图她的身份,这场婚姻一拍即合,各取所需。

    没人知道,她所图的是顾景琰这个人。

    感情里,谁先动心谁就先输,姚可欣的存在就像她婚姻里的一根刺。

    她努力忽视,任她长进肉里,总以为忍忍就能过去,然而这根刺却在肉里生根发芽,将她的婚姻撕扯的溃烂不堪。

    她的坚持,成了最大的笑话。

    顾景琰回来的时候,已经快晚上十点了。

    楼下静悄悄的,只有保姆在。

    她人呢?保姆接过外套,低声说,太太回来就回房间了,一直也没出来,晚饭都没吃。

    顾景琰皱了下眉。

    我把粥再热一下,送太太屋里吧。

    不用,顾景琰语气淡漠,她饿了自己会下来。

    保姆没再多问。

    顾景琰洗了澡在书房呆了一会儿,十一点的时候,看了下表。

    以往这个时间,乔若星都会端着牛奶进来,就算是吵架的时候,也会让保姆送来。

    但是今天,十一点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,书房门却没有丝毫动静。

    文件有些看不下去,又呆了几分钟,终是起身回了卧室。

    推开门,房间没有留灯,黑漆漆的,隐隐约约能看见床上侧躺的人。

    乔若星在门开的一瞬间就睁开了眼,她没动,感觉旁边的位子塌陷下去,顾景琰躺了下来。

    她翻过身,伸手探进他的睡衣。

    感觉掌下的肌肉骤然紧绷,她的手变得更加放肆。

    顾景琰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,在她继续下探的时候,抓住她的手,翻身将人压在身下,你在干什么?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