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江远吴军小说国民法医全集

    时间:2023-01-25 09:54:18作者:志鸟村来源:yw

    小说简介:完整版《国民法医》全文免费阅读,江远吴军相关章节独家精品小说《国民法医》全章目录阅读; 国民法医全文免费阅读免费版小说一台很有年代感的台式机,机身背后贴了一张海尔兄弟的贴纸。桌子角落有把半秃的扫帚,还有个裂开...

    江远吴军小说国民法医全集

    第十一章

    第十一章 故意伤害案

    “小王也是很喜欢捣鼓电脑软件的。以前咱们县来了协查的案子,都是小王安排着弄的。”老严为小王做了个背书,顺便为本县唯二的痕检正名。

    王钟却是羞涩一笑,谦虚的道:“我那个跟江法医做的没法比,你是硬桥硬马的做指纹的,我主要就是跑一下指纹库。”

    指纹库是不断更新的,而负责更新的主体,主要就是各地的痕检民警。他们负责将采集到的指纹拍照,归档,填写说明,有时候还需要进行人工处理,再放入指纹库中。另外,采用计算机系统以前的旧案指纹,也需要人工核检等操作,才能入库。

    时不时的把旧案的指纹拿出来跑一跑,就是跑库的一种。以前匹配不到的嫌疑人,说不定哪天出个酒驾或者斗殴,就被匹配了。甚至犯罪嫌疑人办了个暂住证之类的,都可能让孤单的指纹得到了配对,可谓是成人之美。

    此外,有的人在外地犯了罪,在当地的指纹库找不到配对,却有可能在外地的指纹库留有指纹信息,这种指纹不见得就复杂,很多时候,做痕检的民警收到协查函,用最传统的模式大略的标一下特征点,接着跑指纹库,有枣没枣的打两杆,也可能比中。

    跑库也是大部分普通痕检民警的日常了,江远若是没有系统的话,头几年能跑库就不错了,因此,他是和煦而真诚的道:“不管白猫黑猫,逮到老鼠就是好猫。”

    王钟顿时觉得江远这个年轻人不错,能处,于是更加自谦的做起了比喻:“在逮老鼠方面,你是狸花猫,我最多就是只布偶猫。”

    在场众人看看王钟常年出现场和熬夜而皮肤粗糙的脸颊,再看看白净斯文的江远,陷入了委婉的沉思中。

    “你刚说有个案子?”吴军提醒了一句。

    “对对对。”王钟整理了一下语言,才道:“是个十几年前的旧案,我以前跑库的时候,印象挺深的。案子说起来简单,就是几个高中毕业生喝散伙酒,喝醉了,跟一名过路的年轻人发生了冲突,结果被人拎起凳子给打翻了,倒霉的是挨打的学生被打瞎了一只眼睛,这就成了致人重伤。”

    “你说瞎了一只眼,我就记得了。那时候高考还是7月份考,分数下来的时候,天气正热呢,到处都是喝了啤酒闹事的学生。当年大学录取率又低,没地方去的学生,还有复读生到处找茬。最严重的就是这个案子,挨打的学生还是个优等生,考了个大专。估计挨打也是这个原因。”吴法医回忆往昔,颇有感慨:“还是我师父给做的司法鉴定。”

    “是这个案子,当时猜测嫌疑人可能是过来玩的外地学生,也有可能是来打工的,出了事就跑走了。”小王点头。

    十几年前对严革略有些远了,他也没看过档案,直接问:“没起个专案组吗?”

    “县里成立了专案组,但主要还是寻访排查,最后也没锁定嫌疑人。”

    “市里呢。”

    “没进市。”

    “当年还没搞下沉,清河市局基本不做业务。”吴军给解释了一句。早些年,省厅和市局都是做业务指导,而非直接做业务的。说的通俗点,它们是不直接办案的。

    比如省厅,总计才几百人的编制,就是大案要案,也是办不过来的,甚至日常工作都需要借调下面区县的人,不如直接把案件放到区县,自己做点技术和组织工作。

    市局的人手紧张程度略好一点,这些年也被要求下沉,直接办案等等,但对安平市乃至山南省这种落后地区来说,要求归要求,实际归实际。

    所以,不仅十几年前的故意伤人案到不了市局,就是现在,重伤案也得有极大的影响,才会组织市一级的专案组。当然,若是换成命案的话,那又是两说了。

    “指纹线索也有问题。”小王接着做介绍,道:“当时从嫌疑人用做凶器的凳子腿上提取了指纹,但凳子腿是圆形钢管做的……”

    “哦……”严革和江远齐齐露出恍然的表情。圆柱体痕迹的拍照提取,向来是刑侦现勘的一大难题,弯曲的形状使得指纹的变形严重,弯曲的表面使得拍照时的反光严重……虽然取指纹还是取得到,但指纹的完整度和准确度都要大打折扣。

    “当年取指纹,估计是用分段拍摄法固定的,形变肯定不小……”严革猜测了一句,又感慨道:“我们那时候还去培训什么辅助圆柱体表面展开方式的拍摄,就是一个专门的机器,一边转圈一边拍摄,最后还只有省城买了,想用得打几道申请,现在好了,手机打开,一个全景拍摄,比它那个还好用!”

    江远哑然失笑,顺手在电脑上打开软件,将案件找了出来。

    嫌疑人留下的四枚指纹,很快出现在了屏幕上,几个人都勾着头看了起来。

    只几秒钟的功夫,严革和王钟都放弃了希望。

    图像的清晰程度尚可,但断点较多,不用说,判断起来一定是困难重重的。最主要的是,指纹的左右两侧,有明显的外延,变形部位的纹线明显变宽变粗了,如此一来,必须首先对图像做变形,然后再标记指纹,论起难度来,绝对是高阶要求了。

    就严革判断,别说他和小王了,就是送到市里甚至省里,能不能出结果,也是难说。

    王钟从跑库开始,就有关注这个案子,此时兴致勃勃的道:“这个案子的好处是,凶器上的指纹,除了这几枚连续的指纹以外,都已经排除了。另外,当初还请了画像师,给嫌疑人画了像,虽然过了这么些年了,但有指纹有画像,应该还是比较好确认的。”

    在场诸人不由点头。这确实是一个优势,能够通过指纹破获的积案,数量本身就有限,能直接定罪就更不容易了。再加上有画像,有当事人和目击证人,真要是比中了指纹,直接就可以抓人结案了。

    当然,一切的前提是能比中指纹。

    老严和小王,包括吴军都看向了江远。

    江远不觉笑了一下。

    “看来,江远是有把握啊。”小王突然有点羡慕江远。

    “我做着试试看。”江远笑的主要原因,是嫌犯留下的指纹恰巧是弓型纹,若非如此,他说不得还得把此案推脱出去。

    至于难度,就他这两日做指纹的体会来说,似乎也在射程之内。只是不太可能一蹴而就罢了。

    吴军这时候哈哈一笑,道:“破案归破案,休息归休息,今天就别着急了,反正都是积案了,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……”

    他是故意打断的。不管怎么说,严革和王鹏都是队里的专业痕检民警,江远却是法医,还是他的徒弟。让两名痕检民警看着江远一个小年轻做指纹,总不是个事。

    “确实,你们这两天弄尸体估计也累坏了,悠着来。”严革也是哈哈一笑,拉着王钟走了。

    吴军等人出门了,端起茶杯喝口水,对江远道:“甭着急了,马上就午休时间了,该收拾收拾,该吃饭吃饭,你今天要不要再炒个饭?”

    江远也确实不着急,问:“队里的食堂可以自己炒饭吗?”

    吴军摆摆手:“用不着找他们,警犬中队也有厨房。”

    江远:.ʕʘ‿ʘʔ.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