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替嫁萌妻超甜的》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《替嫁萌妻超甜的》最新章节列表

    时间:2023-01-25 09:57:57作者:敲罗打节来源:zsy

    小说简介:赵南熙厉漠西是著名作者敲罗打节小说里面的主人公,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,相对于赵南熙厉漠西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。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!脸的赵南笙。唇上忽然一片柔软,我瞪大了双眸,魂都快吓没了。感...

    《替嫁萌妻超甜的》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《替嫁萌妻超甜的》最新章节列表

    第10章:厉少爵无端的怒火

    厉少爵眼光真不错,刘菲菲长得漂亮,是男人钟爱的类型。

    艳福不浅。

    “你好。”

    出于礼貌,我伸手与她指尖相碰。

    竟然是厉少爵的旧情人,那肯定是认识我,不对,准确的说是认识赵南茜。

    刘菲菲温婉一笑:“你是来找少爵的吧,他现在很忙,恐怕没有时间见你,你若有什么话,我可以帮你传达。”

    这一副正宫做派是几个意思?

    才刚回国,就迫不及待的宣示自己的目的了。

    现在顶着‘厉少夫人’头衔的可是我赵南笙。

    若是以前,我也懒得跟刘菲菲计较,厉少爵爱谁谁,我才不管。

    此时我心里正憋着一股气,没地方发泄,只怪刘菲菲运气不好,撞上来了。

    我笑着回击:“他既然忙的话,那我就不打扰了,晚上他回家说也是一样的,再说了,夫妻之间有些话,也不方便让外人传达。”

    刘菲菲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眼里隐着笑意:“少爵今晚怕是不会回去了,对了,我听说你为了让少爵回去,把自己弄进了医院,这一招用了一次,再用可就不灵了,少爵他最反感被人威胁,建议你换一招。”

    搞得她好似很了解厉少爵一样。

    刘菲菲言语刺激,不过就是想让我吃醋,激怒我,找厉少爵大吵大闹,或者跟她开撕。

    到时必定更惹得厉少爵厌恶。

    这一招激将法不错。

    刘菲菲人美,脑子也不错,就是太急了一点。

    我上前一步,淡淡地扬了扬唇角:“你想做厉少夫人。”

    刘菲菲也真不掩饰自己的野心,大方承认:“少爵爱的人本来就是我,当初你若不是使用了些手段爬上少爵的床,怀了孩子,逼得他娶你,你以为你能嫁进厉家?”

    果真是赵南茜利用孩子逼厉少爵娶了她,也难怪厉少爵如此厌恶。

    我了然的点了点头,笑意盈盈:“刘小姐原来是想做小三啊,这年头可真是什么人都有,连做小三都这么上赶着了,谁让我老公英俊潇洒,玉树临风,也难怪刘小姐不要脸面,啧啧啧,就是可惜了刘小姐这幅好身材好脸蛋。”

    “说谁小三呢。

    ”刘菲菲再也崩不住脸面,色厉内荏:“我跟少爵交往的时候,你还不知道在哪里,你才是第三者,赵南茜,我刘菲菲直爽,不跟你绕弯子,我回来就是为了少爵,他对我也是余情未了,他会娶我的,男人都有初恋情结,你不就给他生了个女儿,你迟早会被抛弃。”

    还真是直爽。

    我漫不经心的抬了抬眼,故意激她:“女儿怎么了?有本事你也爬上厉少爵的床,生一个给我试试,我看到时候厉少爵会不会娶你。”

    初恋,确实算得上是个对手。

    在爱情懵懂时爱上的人,最是美好难忘。

    不过就算刘菲菲给厉少爵生十个八个,又跟我有什么关系。

    刘菲菲气的脸色都白了:“赵南茜,你……”

    “借过。

    ”越过刘菲菲身边时,我故意用肩膀狠狠撞了她一下,她要恨也是恨赵南茜,可跟我无关。

    我潇洒的离开了会所,外面雪下得更大了,车头落满了雪。

    我站在车头,想到秦天明的冷漠,鼻尖没由来的一阵酸涩。

    这世上最伤人的莫过于感情。

    赵南笙,出息点,不哭。

    我将眼泪逼回去,拉开车门,启动车子扬长而去。

    我回了梨园,囡囡已经睡了,佣人们各司其职,忙活着手里的事情。

    不过是离开了两天,家里又多了位佣人,张嫂将她刚二十出头的女儿介绍来了。

    小姑娘长得很水灵,眼睛大大的,波涛胸涌,丰满又有肉感。

    打扮十分靓丽。

    就是身上香水喷多了,有些刺鼻。

    这哪里是来做佣人的。

    张嫂那点小意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这是知道我跟厉少爵分房睡,想让自己的女儿上位。

    厉少爵还真是香饽饽。

    张嫂观察着我的脸色,试探性地问:“少夫人,丽丽很勤快的,你看能不能把人留下来?”

    曾丽点头如捣蒜,一脸期许的看着我:“少夫人,我能留下来吗?”

    “那就留下来吧,家里也缺人。”

    留下曾丽,我也有私心。

    厉少爵虽说很少回来,可也保不齐哪天又朝我开火,之前在医院将他惹怒了,有一个曾丽在,分散厉少爵的注意力,我也乐得自在。

    一听能留下来,曾丽连声感谢,可终究是太年轻了,有些心思藏不住,都表现在脸上了。

    晚上十点左右。

    厉少爵忽然回来了。

    看来刘菲菲也没把人留住。

    听着车子熄火的声音,我躺回床上闭眼装睡。

    没过多久,我就听见厉少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有些急促,好似是直接朝我这边来的。

    “先生,你回来了,需要吃宵夜吗,厨房里备了些,我去端来送你房间里去。”

    是曾丽的声音。

    迫不及待的刷表现了。

    “不用了。

    ”厉少爵的声音有点冷。

    话音刚落,门口传来响动,是拧门的声音。

    自从上次厉少爵闯进房间,我一直都是反锁的。

    “赵南茜,开门。”

    听着拍门声,我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    厉少爵的声音里夹杂着怒火。

    直觉告诉我,厉少爵是来找我算帐,而且定跟刘菲菲有关。

    厉少爵还在拍门,火气更旺了,我就算在房间里装死,怕是也躲不过去。

    我扒拉了一下头发,弄得乱乱的,这才穿上拖鞋去开门。

    “老公,你回来了。”

    我笑脸相迎,故意摆了一个诱人的姿势,为的就是引起他对我的反感。

    不过这次失效了。

    厉少爵二话不说,抓住我的手腕就往房间里拽,故意穿了一条性感睡衣的曾丽不甘心的在门口跺了跺脚,抬眼撞上我的视线,又忙低下头,慌忙的跑开了。

    “老公,你这是怎么了。

    ”我故作茫然无措的问。

    厉少爵将我狠狠地甩在床上,眸中酝着怒火:“你今天去会所都做了什么?”

    果然跟刘菲菲有关。

    厉少爵反应这么大,看来刘菲菲在他心目中地位不一般。

    我活动活动被捏疼的手腕,老实交代:“碰上你的旧情人,闲聊了几句。”

    “闲聊?”厉少爵冷哼一声:“赵南茜,我警告你,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是谁给你的,如果你不安分守己,这厉少夫人的位置,你就别想坐稳了。”

    之前提离婚,厉少爵反应都没有这么大,不知刘菲菲跟他说了什么,竟然让厉少爵拿厉少夫人的位置来警告我。

    “谁稀罕这个位置。

    ”我嘀咕了一声。

    “你说什么?”厉少爵眸光一沉。

    “没什么,你放心,我定会安分守己。”

    厉少爵身上的怒火渐渐消失,我暗地里刚舒了一口气,接下来厉少爵的话差点吓得我魂飞魄散。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