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王妃只想和离主角叶妍卿封厉全文章节免费试读

    时间:2023-01-25 09:58:57作者:热宫娘娘来源:zsy

    小说简介: 热宫娘娘 /著小说王妃只想和离全本,欢迎投票推荐&加入书签及您的书架,一秒记住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 屋内洋溢着几分暖炉烧尽后的刺鼻味道。芍药吃力打了盆水放在暖炉上,捡了几块木头添到暖炉里,还没等直起腰身,病榻...

    王妃只想和离主角叶妍卿封厉全文章节免费试读

    第6章去见大夫查身子

    叶非晚听着封卿这番话,心中自是气愤的,他总以最卑劣之心思来想她。

    可终究又发作不得! 他虽只是“闲王”,却也身居王位,是皇族贵胄,而叶家虽是首富,却也只是商贾之家。

    更何况,眼下她有更重要之事。

    “芍药,”叶非晚飞快转身,脚步快了些。

    “小姐?”芍药匆忙跟上。

    “芍药,你可知这京城,哪家大夫医术最为精湛?”得亏方才南熙的存在提点了她,她前世无孕,是因着隔日封卿便给她送来了避子汤。

    可今日封卿没送来,她却也不能让自己有孕在身。

    那一夜,她只当做一夜风流,大不了此生再不嫁人便是了! “咱叶家的大夫医术便是极好的啊,虽比不得御医,却也赫赫有名……”芍药困惑,这叶家名下的医馆便有数十间。

    “不用叶家的,”叶非晚匆忙回绝,待察觉到自己的反常,方才扭头对芍药讨好笑了笑,“你就帮我打听一下,陪我走一遭吧,好芍药。

    ” 芍药虽不知自家小姐所为何事,可瞧见她这般娇憨,心底不觉一软:“城西有家养安堂,听人说里面的大夫宅心仁厚又医术精湛……” “就这里了!”叶非晚拍板,带着芍药二人朝府外走去。

    京城街景,她已有太久没看到了,处处熙熙攘攘,人声鼎沸,街边小贩叫卖之声,还有那铺子鳞次栉比,比那王府的冷院,有人气儿多了。

    她只瞧着,便觉得眼眶微热。

    “小姐,便是那处了……”芍药指着不远处,上方牌匾“养安堂”三字方方正正。

    眼下正是午后,那养安堂内空无一人,让芍药在门口守着,叶非晚只身走进里间。

    “姑娘可是身有不适?”不多时,走出一个老先生,倒是仙风道骨的模样。

    “大夫,我来号脉,并想询一句……”说到此处,叶非晚微微垂眸,她到底是女子,说出此言心底终有羞赧,“……不知多久,能号出孕脉?” 老先生一听也是诧异,他瞧着这姑娘发髻还是少女模样,哪里像是人妇?可终究未曾多问:“孕脉须得一月有余方能号出,姑娘是要手诊还是丝诊?” “手诊便是了。

    ”叶非晚将右手腕伸上前,纤细手腕似盈盈一握便能环住。

    大夫拿了一块白色绸缎盖在她手腕处,而后才覆手上去细细号着:“姑娘身子骨偏虚,体内偏寒,除此之外倒无其他病症,姑娘当好生调理……” “大夫,我想求副避子汤。

    ”叶非晚低着头,见大夫言语停顿,这才轻声道着。

    此一言处,老先生倒是受了惊吓:“姑娘方才说甚么?” “我想求副避子汤。

    ”叶非晚轻咬嘴唇,又补充道,“此事还望先生不要告诉旁人。

    ” “这……避子堕子,乃违背天伦之事……” “可若是不为人所爱的胎儿诞下,一生孤苦,天伦可愿见此番光景?”叶非晚反驳。

    老先生被她言论惊到,缓了一会儿方才转身徐徐走入内间,约莫半柱香时间,拿了褐色纸包出来。

    “将这药煎熬成汤,一日一次,服五日便可。

    避子药对身子伤害极大,我这挑的都是些伤害小的药物,需要的时日长些,这段时日,姑娘切莫碰冰饮凉,更忌讳气大性暴,当多走动,以促药物活泛……” 余下的话,无非是些忌讳之事罢了。

    “多谢大夫。

    ”叶非晚给了银钱,提了药包,和芍药一同匆匆离开。

    而在其离开的瞬间,一旁高风缓缓自窄巷走出,他今日本出城替王爷办些事,哪想回来途中竟碰上了叶姑娘。

    他们做手下的,虽不喜叶姑娘对王爷逼婚,可对叶姑娘却还是生有好感,不为别的,只因叶姑娘对王爷周边之人极为大度。

    如今,叶姑娘竟放着叶家闻名江湖的大夫不去,来到这城西养安堂,思及此,高风飞身闪入医堂内。

    …… 夜,靖元王府,书房中。

    几盏烛火微微摇曳。

    高风静静垂首站在书案前,书案后,正是那一袭白色袍服的封卿。

    “王爷,镇南王处来了消息,只说看京城局势行事,不参与朝堂政事。

    ” 封卿拿着手中书信,勾唇一笑:“不愧是老狐狸,谁赢,他帮谁。

    ” “那王爷……” “父皇如今正四处派人寻不死药呢,手底下几个皇子斗的不可开交他怕是也无暇理会,更遑论我这早就赶出皇宫的王爷?”封卿冷笑,母后家族功高震主,父皇便抄了母后的家,还有……她,这一笔笔账,他可都记得清清楚楚呢。

    “……”高风静默,本欲退出,却又想到什么,“王爷,今日,我在城西养安堂碰见叶姑娘了。

    ” 叶非晚? 封卿皱眉,莫名想到白日她对他不耐烦的那番话,以及……南墨推她荡秋千的模样,巧笑嫣兮。

    她从未在他跟前这般过,在他眼前,只有小心翼翼的陪笑与讨好。

    “她有甚么可说的?”想到此,封卿脸色一冷,语罢,便欲挥手令其退下,可下瞬,他似是想到什么,“你刚刚说……养安堂?”这是医馆! “是!” “可曾去问那养安堂的人,叶非晚去那儿,是做什么?”封卿最讨厌被人要挟,可这个叶非晚,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了他的底线。

    大晋首富,虽能助他不少,可不知为何,瞧见那女人毫无杂质的眸,他便心中烦躁厌恶,只想将那双眸搅乱! “我进去问了养安堂的伙计,”高风说到此处,脑门莫名冒了一层冷汗,“那伙计说,叶姑娘前去,是去问身孕一事的,我再细问,那伙计也不知了……” 身孕! 封卿双眸陡然凛起,放在书案上的手也紧攥成拳。

    距离那夜不过两日,她便这般迫不及待检查身孕,莫不是……存了以胎儿要挟他之心?想到此,他心底不觉冷笑。

    白日里,她说什么“他退亲,她定然应”这番话,果然只是谎言罢了,不过是她耍的另一手段而已! 那个女人,欲擒故纵的手段,耍的倒是越发精湛了! 看来……要去探探口风才是。

     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