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世子的小青梅小说-《世子的小青梅》榎榎

    时间:2023-01-25 10:10:14作者:榎榎来源:yw

    小说简介:沈蓁蓁萧衍小说叫《世子的小青梅》,它的作者是榎榎所编写的权谋小说,世子的小青梅在线阅读地址分享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雾渺渺,满目皆是茫茫若虚幻之境。长安城东的春明门外,一辆牛车缓缓行来,檐角鸾铃随行轻响。此车车...

    世子的小青梅小说-《世子的小青梅》榎榎

    第十三章

    第013章 邀请

    “砰——”

    一声巨响落地后,是满室细碎的瓶罐响声。

    沈蓁蓁神色紧张地翻着手中和地上的各个小瓶子,紧张、害怕、遗憾在心头瞬间凝聚起,她脑中情绪复杂,想她这几年也没有什么别的爱好,除了忙于生计、照顾弟弟妹妹外,也就蒸出这些花露,闻着百花之香,其中香、甜、暖、清的各种气息,都能让她忘记生活里不可忽视的“狗屎”、“淤泥”。

    多年心血,它们怎么能就这么被付之一炬?再说了,这些青白玉瓶,还是她的蒋州好友特别赠给她的,每一只都价值不菲,碎掉一个,她拿什么钱去买?在嫁给萧衍前,她岂能如此败家——

    啊,萧、衍!

    额上清晰的痛感传来,萧衍顿时想起沈蓁蓁回长安城那日,同一个地方,他从她这里得到的“包”。侧躺在地上,萧衍偏过脸来,眸光阴鸷,睥睨着垂首只顾看瓶子的沈蓁蓁。

    沈蓁蓁缓缓抬头,对上他黯沉、骇人的眼:“……”

    比起她的瓶瓶罐罐,萧世子多矜贵啊!自小到大,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磕了绊了,萧府上下都能紧张成热锅上的蚂蚁,往前她不是没见过,他崴脚而已,萧府就连夜请来太医。

    而她方才……是用力推倒了他罢?推倒了后,是有“砰”一声响动罢?而她根本没在意他是否受伤,尽忙着去看顾香花露了……

    见“罪魁祸首”终于肯看他了,萧衍冷冷地嗤笑了一声。

    沈蓁蓁心头一跳。

    眼见着他那张气人的嘴要吐冰刀一样难听的话,会当众给她难堪,沈蓁蓁脑中瞬息就有了主意——她将手中瓶子轻轻一放,两手一把捧住萧衍的脸,先声夺人:“青辰哥哥,你、你、你没事罢?没、没、没有受伤罢?”

    萧衍:“……”

    香风传送,呼吸在近,小娘子力扑向前,在萧衍还来不及做出躲避的动作时,她整个人就贴上郎君的身前,脸距离他近在咫尺。他都能数清她颤动的眼睫,能看到她瞳眸中倒映的自己的影子。她眼神可可怜怜,惶恐不安,水波流动在眸中,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。

    整个人柔柔弱弱的,十分惹人怜爱。

    识人如麻,萧衍却看地清晰明了:装的。

    萧衍的脸在人手中压地变了形,可他整个人淡定极了,短暂的意外后,他就冷漠无情地,以一种“我就静静看你装”的姿态,看着沈蓁蓁的脸色在他毫不回应的情况下越变越差。

    郎君侧躺于地,小娘子跪他身旁,半边身子靠了上去——崔恕和沈霁被这二人突如其来的亲密惊地怔在原地,只顾着张开了嘴,看对面的戏。

    沈蓁蓁一捧上萧衍的脸就后悔了。

    当着两个郎君的面,她怎就如此孟浪了?他虽是她的情郎,可二人尚未确定什么,况且她也知道的,萧衍历来脾气不好、极不好惹,即使她是他爱慕的女子,可三年来只见第二面,沈蓁蓁也没有把握,他对她当下的容忍度具体在哪里。

    可这脸捧都捧上了,立刻烫着手一般放开的话,又只会显得自己更尴尬。

    而萧衍不吐只言片语,她是真的有丝害怕。

    沈蓁蓁渐渐卸了些手上挤压的力道,眼中泪水涟涟,可怜至极地将担忧递进一层,沮丧地、语速极快地问:“青辰哥哥,你不会是被撞傻了罢?你别吓我们,倒是说说话啊。”

    萧衍目光本沉静,沈蓁蓁伏于他身,毫无所觉地将身前的柔软和饱满紧贴着他手臂,又因说话激动,身形颤抖,他眸子逐渐变幽黯,觉得沈蓁蓁故意如此,心里愈烦。

    在好友跟前萧衍不好动手,只好整以暇,见沈蓁蓁甚至还有心思装地六神无主,朝傻了眼的沈霁问意见:“霁哥哥,要不要请大夫来给他看看?”

    沈蓁蓁这个小娘子是很会哭的。

    对面两个郎君与萧衍都盯着她,看她眼中泪水蓄满,晶莹泪珠涌出,滑过苍白的脸,与她耳上一对莹白南珠一样,蜿蜒成两线,挂在白皙面颊上。

    无比脆弱,无比哀伤。

    沈霁心疼地:“蓁蓁妹妹莫怕,咳,你先让他起来。”

    沈蓁蓁似恍然大悟,“哦”一声,顺着沈霁递来的“梯子”下,直起身,扶过萧衍的胳膊,“我扶你起来罢。”

    萧衍缓缓抬起上身,看沈蓁蓁避开他的视线,将他拉起来。

    坐直后,萧衍手捂额头,斜眼看沈蓁蓁一眼,他虽未开口找她算账,但眼里写满“我好心救你,你还恩将仇报”的讽意。

    沈蓁蓁见着他头上迅速肿起的红包,心里慌张,心里越来越凉。

    方才送礼被萧衍发现,她反应快,斟茶倒水又语气亲密才好不容易将那事揭过去,谁知又发生个“恩将仇报”的事情。此年代没有男女大妨的规定,只要双方愿意,婚前男女相好也不算伤风败俗之事,皇帝的嫔妃中就有二嫁、三嫁来的,她不过是被萧衍拥抱了下,还是在那般紧急情况下,就那般用力推他,实在反应过度了。

    然而现在最大的问题,还不是表现出真实情绪、比起萧衍这个人她更在乎物件,而是,她使他撞到了头。

    她再知道不过,萧衍对于萧家而言如何矜贵。

    安国公与嘉城长公主成婚多年才育有两子,萧衍为长,萧辞为幼。而那萧小郎君心智并不健全,也不可能入仕为官、继承家业,也就意味着这萧世子是萧家大房最要紧的郎君,跟她家的沈约一样,是不能有任何闪失的人。

    如若萧衍因她有个三长两短,她不仅嫁不到萧家去,萧家肯定还会报复的罢?沈家根本惹不起萧家,沈家本就没落了,再被萧家一打压,那沈约的未来,沈霁的未来,沈家的未来……

    沈蓁蓁吓得恨不得抹掉方才发生的一切,重新回到萧衍拥她的时候,她定好好窝在他怀中,等他愿意放开她时才退出来。

    只不过是看了她一眼,这小娘子就一副六神无主、又要哭出来的模样,萧衍不耐烦地:“把你的眼泪收收。”

    “蓁蓁妹妹这不也是担忧你么。”沈霁斥道,复又关怀他:“你没事罢?”

    萧衍心道她自小就胆小如鼠,往前害他崴脚就担忧她自己惹上麻烦,哭了几个时辰,口中带着情绪:“死不了。”

    沈霁温和地笑了下,叫人去给萧衍取冰来敷。

    沈蓁蓁也因沈霁出口维护,见萧衍如常,心中巨石落地,舒出一口气。

    经过这一打断,三人方才议论的事到底是被打断了,沈霁这才再度想起来,他今日带崔恕来沈蓁蓁处的目的,是要二人培养感情的。

    几人沉默中,沈霁“呃”一声,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澄澈温润的眼睛轻轻一亮,道:“蓁蓁妹妹,想去商州游玩么?”

    崔恕的下颚猛地绷紧,侧脸看沈霁,听他继续朝沈蓁蓁道:“后日安和县主做东,邀请好友一起去商州玩乐,崔四郎也在受邀请之列,他今日来沈府,便是邀我们同去的。”

    崔恕皱眉,他只邀请他沈霁而已,没说要沈娘子一并前去啊。

    自打从蒋州回来她就不曾出过远门,有人做东,沈蓁蓁心动,但当着萧衍的面,她不好答应同别的郎君游玩罢。

    沈蓁蓁看向萧衍,虚情假意地问:“青辰哥哥也会去么?”

    萧衍瞥见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期待,正要干脆拒绝说不去,就听沈霁道:“他要陪兰陵来的亲戚们,该是去不了的。”

    萧衍想起日日饮宴时那些吵吵闹闹、闻到的腻人香粉,嫌弃地皱下眉,慢腾腾地拉长尾调:“去啊。”

    崔恕怔住,萧世子这是当真要与他表妹结亲?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