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大明第一功臣(李泰朱元璋小说)完整版

    时间:2023-01-25 10:20:16作者:众志成城来源:YGSC

    小说简介:《大明第一功臣》由小编为大家带来,小说主要讲主角李泰朱元璋的故事,作者众志成城,小说情节生动有趣,令人阅读轻松,实在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,本站向广大读者朋友们推荐。失去了耐心,用手指按死了那两只蚂蚁。他叫李泰,没错,他...

    大明第一功臣(李泰朱元璋小说)完整版

    第7章

    第7章

    “啪嗒”

    杨宪的筷子都已经惊的掉到了地上。

    刚刚他听见了什么?

    有人竟然当着朱元璋的面说朱元璋最喜爱的儿子有早亡之相?

    可随即他突然又是一喜,此事往小了说那就是李善长管教不当,往大了说那便是诛九族的大罪。

    李善长这一死,他不就又有了机会么?

    朱标同样是又惊又怒,只不过朱元璋还未说话,因此并未表现出来,只是怒瞪李泰。

    可是两人沉默一番后,却惊讶的发现朱元璋的脸上虽然阴晴不定,可竟然没有半点怒色。

    古人多迷信,而且出身越是贫苦,便越是如此。

    纵观朱元璋一生,起初在皇觉寺出家当和尚,而后参加红巾军起义,这红巾军便是摩尼教和白莲教组成,打下应天府称帝后,立刻寻天师起坛做法,给自己按上天子名号,以示正统。

    历史上马皇后去世后,也是广邀天下僧侣进京替马皇后祈福,妖僧姚广孝便是在那时结识的朱棣,成就黑衣宰相的名号。

    佛家道教乃至于摩尼教以及白莲教这种民间信仰,很难说朱元璋到底信什么,但毫无疑问他绝对是个迷信之人。

    又恰好李泰一直以来所表现出的学识,都不该是他这个年纪应该所有的。

    如今李泰又说他会夜观天象,很难不让朱元璋瞎想。

    “你......你所言当真?”

    朱元璋声音颤抖着问着,让李泰都是一愣。

    朱标又不是他儿子,至于么?

    李泰不清楚朱元璋身份,只是觉着这位老愤青实在是有些太忠君爱国了,心下由衷的佩服。

    “四爷倒是不用这般激动,或许是我看错了呢。”

    不得已之下,李泰只得出声安慰,刚刚说朱标早亡,不过随口一言,谁能想到朱元璋反应这么大。

    朱元璋闻言,反倒是觉得更是心塞,朱元璋那么多儿子之中,最喜欢朱标,如今听见朱标有可能早亡,顿时心绪不宁。

    原本来找李泰的目的也抛之脑后,没滋没味的又坐了一会后,便起身告辞。

    杨宪和朱标自然也是跟着李泰离去,只是临走前,深深的看了李泰一眼,似乎是想将李泰的面容刻在心里一般,让李泰有些浑身不自在。

    “这人怎么怪里怪气的,我爹的同僚要都是这种人,那朱元璋杀这么多人可真不冤!”

    ......

    奉先殿,朱元璋坐于案牍之后,看似在批改奏章,可实则有些心不在焉。

    朱标立在一旁,同样有些失魂落魄,他虽然不似朱元璋迷信,可毕竟此事关乎自己姓命,自然有些患得患失了起来。

    父子二人许久无话,也不知过了多久,门外太监走了进来,宣告杨宪求见。

    朱元璋立刻精神起来,言道:“快让他进来!”

    不等太监出门通报,杨宪便手捧着一大册书籍连滚带爬的跌了进来,甚至还故意有些夸张的喘了两口粗气。

    “臣不辱圣命......”

    “别废话,查到了什么了,快说!”朱元璋有些不耐烦的喝道。

    杨宪抖了一个激灵,不敢卖官司,急忙说道:“禀陛下,李家幼子,生而能言,一岁识字,三岁可将四书五经倒背如流,据说有文曲星下凡的传闻流传......”

    这一下,不止是朱元璋,就连朱标的脸色都突然煞白了起来。

    “司天监的星象记录可曾拿到?”朱元璋有些不甘心的问道。

    “拿到了,拿到了!”杨宪急忙翻开手中书册,不敢再让朱元璋催促,找到近几年的星象记录念道:“洪武三年,五月己丑,破军武曲化禄,紫微星亮......太微星......太微星......”

    太微星也叫太子星,多指储君命格。

    “快说!”朱元璋再一次喝道!

    “太微星弱,七杀会煞曜,恐有变故......”

    听着杨宪念完,朱元璋顿时有些手脚冰凉,差点瘫倒在龙椅之上,朱标也一时间呆在那里,双眼失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  而下方的杨宪,却是灵机一动,又往后翻了两页,佯装惊喜般说道:“陛下莫要忧心,司天监的监正曾言,这太微星弱了两个月,可近几日另有异动!

    ......

    李泰不知道他一句话将朱元璋父子二人吓成了什么样,此时的他正在屋内写着东西。

    只是这写出来的东西让现在的人见了,大概率也只会觉得李泰是在鬼画符。

    “毛笔好不方便啊,我要不要先把碳酸钙先造出来做一批粉笔再说?”

    正在推导化学方程式的李泰有些无奈的想着,也正在此时,自己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敲门之声。

    李泰将门打开,却见一农户打扮的汉子站在自家门口,喘着粗气说道:“东家,不好了,打起来了!”

    这佃户名叫李四,原本是不姓李的,只不过将家里田地投献给了李家后,便相当于主动放弃了户籍,而成了归属于李家的奴籍。

    不得自由迁移,不能过房、出继,不能自由嫁女,其寡妻也只能招赘而不能改嫁。

    封建社会,没什么好批判的,而且李泰自认为其对这些佃户还算是不错,便全当做是签了一份终身雇佣合同罢了。

    “什么打起来了?”

    “东边的那处庄子占了咱们的田,还打人,咱们的人看不过去,这就打起来了!”

    李泰眉头一皱,示意李四在前面带路,随后便风风火火的朝着地方赶去。

    等李泰到达,两拨人早已经打成了一锅粥,李泰喊了好几声,却犹如石沉大海般没有掀起半点风浪。

    这种时候,两边的人都打出了火气,即便是李泰也没有办法将两拨人给劝开。

    李泰正想着办法时,突然‘轰’的一声,犹如炸雷一般的声音响起。

    一个穿着丝绸衣服,手里提着一杆火铳,满脸戾气的男人走了出来。

    “反了天了不是,这可是皇室公田,还敢打人?”

    男人语气趾高气昂,颇有一种和你们这群泥腿子说话都是给你脸的意味,让李泰皱眉不语。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