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夫人求你别逃了》小说推荐免费试读(主角夏梦若冷墨尘)

    时间:2023-01-25 10:31:38作者:青提奥利奥来源:zzy

    小说简介:夏梦若冷墨尘是作者青提奥利奥小说里面的主人公,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,这本小说也是青提奥利奥的代表做。咱们接着往下看陌生人发生关系。她被同父异母的亲生妹妹抢走相恋五年的男友。就连她肚中生父...

    《夫人求你别逃了》小说推荐免费试读(主角夏梦若冷墨尘)

     

    第15章 有我在,你放心

    电话那头的梁涛差点没叫出来,要不是打电话来的人是他老板,他可能就直接骂出声了。

    三分钟内?三分钟都不够他打电话找人的!

    但是梁涛做冷墨尘助理一做就是五年,自然非常人可比,他抹了把脸,把已经被挂断的电话拿下来,又掏出另一只手机,飞快拨出一通又一通的电话。

    所幸,冷氏养的黑客都是群夜猫子,现在都还醒着没有休息。

    他们接到梁涛下达的任务后,直接黑进夏家附近的几个监控,地毯式搜索后又一路追踪,通力合作之下,终于在两分四十七秒内找到了那家医院。

    梁涛气都不敢喘一下,连忙回电给冷墨尘,上来也不废话,直接报出一串地址。

    冷墨尘早就带着冷君扬来到了地下车库,得到地址后也等不及喊司机,冷墨尘直接坐上了驾驶座,一踩油门,一路绝尘的赶往医院。

    来到医院后,冷墨尘问了好几个护士才问到夏梦若和夏暖暖在三号急救室,他抱着冷君扬一路赶到急救室门口,只看到夏梦若仿佛天塌了一般抱着膝盖坐在急救室门口的地上。

    “夏梦若!”冷墨尘看到她这副模样,感觉心脏都停止跳动了,弯腰放下儿子,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她跟前,蹲下来与她平视道,“你怎么样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  夏梦若两眼空洞的流着泪,愣愣地抬头看向冷墨尘,仿佛根本认不出来他是谁似的,半晌才喃喃着问了一声道:“冷……冷墨尘?”

    冷墨尘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,正要说些什么,就见她忽然反应激烈地站了起来。

    “夏小姐……”

    冷墨尘也站起身回头看过去,发现来人是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年轻女人。他眯眼打量了这两人一阵,才把她们俩和资料中的家政阿姨和营养师对应起来。

    “刘芳!”夏梦若咬牙切齿的推了那中年女人一下,恨恨道,“我不是叮嘱过你,一定要让暖暖按时吃药?我不是叮嘱过你的!”

    刘芳满脸慌乱,踉跄着后退了一步,被身后的张潋滟扶了一下才勉强站稳。

    她嘴唇嗫嚅几下,梗着脖子辩解道:“只有一顿没吃,我看她平常身体挺好的啊!谁知道会这么严重?”

    夏梦若被她气得浑身颤抖,几欲昏厥,冷墨尘连忙扶住他,抬眼看向刘芳和张潋滟,眼神阴冷,如地狱恶鬼一般。

    就在这时,梁涛匆匆赶到,见这两相对峙的场景,先是一愣,随后快步走到冷墨尘身旁,恭敬的一低头,报告道:“总裁,我已经按您的吩咐,联系过秦医生了,他正在来的路上。”

    冷墨尘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反应,夏梦若就率先睁开眼睛,眼中的光仿佛是抓住最后的稻草一般哀哀看向冷墨尘和梁涛两人。

    “秦医生?是秦致安医生么?”夏梦若拉着冷墨尘的袖子问,“秦老师是暖暖的主治医生!可是他不是在美国要明天才能回来么?”

    “是秦致安医生的父亲,秦仁甫老师。”梁涛恭敬的答道。

    秦致安医生是国内心脏疾病领域的圣手,虽然年轻,但家学渊源,其父秦仁甫更是国际上公认的心外科第一人。

    秦仁甫秦老师这几年年纪渐长,受身体状态影响,做不了长时间高精密度的外科手术,这才将衣钵传给儿子,自己从临床一线退下来,转做学术研究。

    要请动秦仁甫老师出山做手术,不仅仅是单纯的财力权力所能达到的,更重要的是隐性的人情人脉,否则任你权势滔天也无济于事。

    夏梦若为了女儿暖暖的先天性心脏病奔走多年,如有可能当然也想请秦仁甫老师做自己女儿的主治医生,可实在无望,这才退而求其次选择了秦致安医生。

    然而即使是秦致安医生,若不是塞缪尔运作,仅凭夏梦若自己的人脉想挂上号,也是难于登天。

    正因如此,夏梦若再明白不过冷墨尘这通电话的重量,实在是重逾千金的恩情。

    夏梦若看向冷墨尘,既感动又无措,一双美目中,泪盈于睫,如漫天星子坠入眼中一般,美得惊人。

    冷墨尘喉结动了动,伸手按在她头上揉了揉,喑哑着声音安抚道:“有我在,你放心。”

    说完,他将外套脱下盖在夏梦若身上,转脸看向刘芳二人,脸上柔软神色消散殆尽,目光如锋锐寒气一般射过去。

    刘芳只觉心中一个咯噔,腿软了软,生生被冷墨尘的目光又逼退半步。

    “她们是哪家公司的?”冷墨尘问道。

    “梁城洁安家政服务有限公司。”梁涛回忆了一下调查的资料,精准的报出一串公司名称。

    梁城洁安家政服务有限公司虽然名称上带了梁城二字,但是公司连锁却囊括全国,在全球也堪堪挤进了百强,可以说是家政行业中的龙头企业了。

    刘芳愣了愣,听冷墨尘的意思好像是要到公司投诉她?

    不过她是洁安家政的金牌老员工了,刘芳稳了稳心神,开始盘算起到时候找找关系活动活动,估计也就是意思意思扣扣绩效。

    刘芳正这么想着,便看到对面气度尊贵的男人张了张嘴,吐出来三个字。

    “买下来。”

    不是?这三个字,分开她都认识,但是合在一起……是她想得那个意思么?

    刘芳和张潋滟直接懵掉,梁涛却是面不改色地弯了弯腰应了一声,掏出手机给什么人发了消息。

    随后不过半分钟,刘芳和张潋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梁涛的手机就又震了震。

    梁涛低头看了一眼,毫不意外的点了点头,又给对面回了条消息,然后才躬身向冷墨尘报告道:“已经买下来了,总裁。”

    “开除她俩,”冷墨尘顿了顿,更改道,“不,封杀她俩,我要他们以后在这个行业混不下去,懂么?”

    “好的,总裁。”梁涛面不改色的点了头,打开刚刚的联系人又发了条消息过去。

    她俩?

    张潋滟脸上神色莫测,微微远离了刘芳一些,张了张口似乎是想说些什么,只是还没说出口便被刘芳的一声尖叫打断。

    “不可能!”刘芳终于反应了过来,“那可是洁安!那么大一家公司!你们说买就买?”

    刘芳说着说着,像是自己说服了自己,脸上惊恐的表情渐渐转为不屑,抬着下巴道:“装什么装?想吓唬我是吧?”

    话音刚落,一阵手机铃声响起,刘芳一下捂住自己震动不止的口袋,满脸惊疑地看向冷墨尘和梁涛。

    “接呀!”梁涛笑眯眯道。

    刘芳犹豫着接起了电话,便听到那头自己交好的人事经理冷酷无情地开口道:“刘芳,你被开除了。”

    排行榜